以进攻平壤为目标 食品召回信息公开规定停留纸面
来源:优德S出品    2016年07月01日

鬼事灵探

鬼事灵探

我今年三十九岁,在这三十九年里,我经历了很多难以置信的事。现在我身中蛊毒,已经病入膏肓,每天忍受着巨大的痛苦,命不久矣。这是化疗等现代医学附带的痛苦所不能比的,但我还是咬着牙,决定利用最后一点时间,写下我的经历。

你可以不相信鬼怪,可以高举科学的旗帜批判迷信,但你不得不承认,有的东西现在的科学还无法解释,它很诡异离奇,甚至荒诞不经,但还是总有人谈论它、恐惧它。一两个人说是假,人人都在说,你还敢说它真的不存在?

——

那天是我十六岁的生日,刚好在‘五一劳动节’的前一天,父母同意我去乡下的亲戚家玩几天,下午就把我送上了汽车。

来车站接我的是我表哥,他刚上高三,成绩总在全校前三名,在我心里是个品学兼优,但有点呆板的人。

表哥像往常那样,客气地问我父母身体好不好,我说一切都好,他主动帮我拿过沉重的书包——里面除了两件衣服外,全是我的假期作业和练习题。

车站离表哥家还有两里多山路,一路上我看到牛啊羊啊的家畜,总是一阵兴奋地问表哥,它们怎么那么听话,一个人赶着一大群羊,不怕羊群走散了吗?

表哥也只是我问一句,他回答一句,在他心里,可能我这个县城娃什么都不懂,问的问题也太幼稚,所以他一般都回答的很简单。

到了表哥家时,姑父和姑姑都下地去了,表哥给我弄了点吃的,摘了一只自家地里的大西瓜,然后他就走到外面,拿了一把斧子,不知道在劈什么东西。

我吃了点瓜,自己一个人无聊,就悄悄站到他后面。只见他用斧子把一根细竹子从中间竖着劈开,却不完全劈成两半,到竹节那里就停住。然后又把一根细木棍卡在靠近竹节的地方,用绳子绕着木棍缠了几圈固定住,从我的角度看过去,他好像是在做十字架。

但是当表哥拿着他做的十字架捏了几下时,我才看清他做的是一把竹镊子。我暗暗赞叹表哥的动手能力强,忍不住问:“你做这个镊子干什么啊?”

表哥回过头,脸上露出笑容:“这镊子的用处可大呢,晚上就靠它赚五十块钱呢!”

我一听,顿时来了兴趣,要知道那时候的五十块钱可不少,而且我虽然家在县城,但也只是底层家庭,父母都是工人,对我在经济上也管得严,我一直想买一把仿真枪,却一直没能如愿,那时我心里就想:表哥只比我大三岁,他说晚上能挣五十块钱,我要是跟着他去,最差也能挣二十吧?

大概看出我眼馋了,表哥不等我问他,就说:“晚上我要去山里捉蝎子,一只蝎子在一块钱左右,山上可是有鬼火的,你不敢去。”

我这人很要强,表哥这话明显是看扁了我,于是我说:“谁说的,我不怕鬼火,我也想去。”

这话倒不是故意逞能,我没见过鬼火,当然不怕。而且我这人不怕黑,我爸为人本分,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,就是喜欢钓鱼,而且他最爱夜钓,因为晚上没人,鱼不容易受惊,到了晚上鱼的胆子也大,敢到岸边来。

我小时候就常跟着我爸到深山里的水库去夜钓,一钓就是一整晚,我爸坐在水边钓鱼,我自己就在旁边的小树林里帮他捉蚂蚱和蛐蛐来做钓饵,大概就是因为这份经历,才让我从来不惧怕黑夜。

表哥知道我的脾气,我说要跟他去,就一定要跟着他。

他把手里的镊子给我,说:“那好,这就是你今晚的家伙什了,可别搞丢了,捉蝎子的时候手一定要捏在镊子屁股上,可别太靠前了,叫蝎子蛰一下,我保准你的手肿的比猪屁股还肥。”

表哥同意了,我心里一阵高兴,紧接着他又找来一个空罐头瓶,瓶盖上打了几个眼儿,用绳子在瓶口一拴,挂在我裤腰上,说:“这可不是夜壶,是让你装蝎子用的,也要留点心。”

我如获至宝一样牢牢记下,表哥这才拿出终极装备——一个能戴在头顶上的矿灯。

我打开灯光,在昏暗的夕阳下,这矿灯发出的光却是惨绿色的,靠它来照路,我觉得是瞎扯淡。

表哥跟我解释说:“这灯晚上一照,发荧光的就是蝎子,可不是普通的矿灯。”

我这才明白捉蝎子全靠它了,心中想道:照表哥的话说,在这灯光下捉蝎子,那还不跟捡羊粪蛋子一样简单吗?

很快天就黑了,表哥把自己的矿灯让给我,他就只好去晚上不打算捉蝎子的同乡家里再借一台,等他回来时,姑姑和姑父也刚好到家。他们一脸疲惫,倒没有拦着我这个县城娃跟着表哥去,只是随口叮嘱了我几句。

我高高兴兴地跟着表哥来到山里,这才发现捉蝎子没有我想的那么容易,虽然灯光下能一眼看到蝎子的踪迹,可是这玩意跑得也快,只要有个草丛或者土缝,马上就不见踪影了。

山路泥泞而坑洼,这对我这个走惯了柏油路的娃来说,十分费劲。大半夜过去,我满头大汗,连一只蝎子都没抓到,表哥却已经抓了二十多个。

走到一个开阔处,表哥跟我说:“咱俩分开走吧,蝎子少,两个人走在一起不划算。”

表哥出身农村,比较实际,况且一只蝎子能值一块钱呢,我知道他是嫌我是个拖油瓶,我二话不说就自己找到一条田垄,顺着土缝慢慢地找起了蝎子。

大概走了几百米远,我发现一个洞穴,在这惨绿色的灯光下只能看个大概。那洞穴有一米左右高低,里面黑漆漆的,看不出深浅,像一只怪物张开的大口。可洞穴里几个光点缓缓爬动,我却看的清清楚楚。

我心里一喜,心想一下子碰到这么几只蝎子,真是走大运了,连忙往洞口走去,就在这时,我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喊:“站住!”

本文来自小说《 上一篇:  以进攻平壤为目标 食品召回信息公开规定停留纸面
下一篇:  建队基石7冠射手弃科比选邓肯 巴黎银行赛瓦林卡顶住反扑